關於部落格
生活在他方 - 加州陽光與懶貓
  • 26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精彩刺激,充滿戲劇的一夜

Esalen Institute是一個私人機構,平時只有報名參加課程的會員才能進入 不過裡頭超讚的溫泉泡湯池在半夜1:00到3:00這個很奇怪的時段會開發給大眾入內使用 當工作人員領著我們從入口處走到溫泉澡堂時 步道上一排發出昏黃光線的矮路燈僅僅照亮腳下踩著的石板路 我清楚聽見海聲,知道大海就在右手邊方向 可所有東西的輪廓都隱匿在一片漆黑之中 只剩頭頂一片滿天星斗,銀河也清晰可見 這種感覺讓我回想起N年前還是大一小朋友時那個愛夜遊的瘋狂年代 曾經夜遊到日月潭兩三次 可是因為總是烏七摸黑的去、烏七摸黑的回 從來也不曉得日月潭長什麼樣子 不過就像我最終終於在數年後的某一天見到白晝中的日月潭那樣驚艷般 我想,這地方白天的景緻一定也是超級無敵美的吧! :-P 溫泉澡堂男女混浴,且衣著隨意 我們這幾個靦腆的東方人難免就會裹著泳衣進去泡 不care這個的美國人當然就光溜溜地在我們身旁走來走去 尤其更衣室與淋浴間採開放式,不過我的眼睛也不敢亂亂飄倒是 而浴池區幾乎沒啥燈光,黑黑暗暗的其實也不太會亂看到什麼 重點是這個地方一次只開放給20個人進入 所以感覺還蠻自在的 溫泉泡畢後,流星總結算 - 認真數到的有27顆 ^^ 因為我們是當天來回 當全車的人因為泡完溫泉全身放鬆倒成一片時 辛苦的大狗還得當司機再開兩個小時的車載著大夥兒回家 在彎彎曲曲的1號濱海公路上,一個人寂寞的醒著(大狗辛苦啦!!) 地獄篇 回到家時間六點,天即將破曉 大門一開,小辛迎了上來,臉上沒有剛起床時的睡臉 (那時心想,這傢伙該不會熬了一整夜等我們回來吧??心裡還亂感動一把的...) 帶著滿滿睡意,我躺在溫暖被窩裡期待著快點進入夢鄉 招手呼喊著小辛過來,就跟往常一樣,要他跳上床在我臂膀裡陪我一起睡覺 誰知道這次他這麼一跳竟然直接跳上我臉 事情發生太快,到底是抓是咬我也不太清楚 那時我只想快點擺脫正在我臉上撒野的小辛 當下只覺得鼻子跟嘴唇上方像被魚鉤鉤到 之後我摀著臉,感覺到鼻水似的東西不可抑止的流出 是血!我非常清楚。一滴滴的掉著棉被上 除了繼續摀著臉,我開始大喊呼叫大狗 血不停的流著,用衛生紙壓著的傷口痛楚愈來愈強烈 我不敢要求照鏡子看自己的臉 因為腦海裡盡是電影《As Good as It Gets》(愛你在心口難開) 裡頭那個被搶匪打成重傷的藝術家Simon 在醫院拿起鏡子看到自己慘遭破相的臉龐 光想到這個我的心不禁涼了一半 我只能不斷逼問著一旁的大狗「怎麼樣?傷口很大嗎?我看起來如何?很醜嗎?」 他看著滿臉是血的我,一時也不曉得如何回答 擔心感染,也擔心傷口是否深到要縫 我開始吵著要去掛急診 因為驚嚇過度吧,我覺得我沿途在抖,渾身顫抖個不停 直到一位值班的護士小姐看過我的傷口說是minor cuts,不需要縫 之後我才真正喘口氣放鬆下來,也才敢湊到鏡子前研究自己傷勢究竟如何 (掀開衛生紙等著護士小姐宣判傷口嚴重度的那一刻是最最難熬的) 是因為我們拋下他八個小時出去看流星雨所以他不爽嗎? 我真的不懂... 在真正見到醫生之前 我這則「被貓攻擊事件」已經重複複述給五個人聽了 包括護士小姐、結帳的櫃台小姐、以及巡房的先生每個人都問 每個人家裡也都養貓,都覺得難以置信 尤其聽到小辛這不是第一次犯案 他也攻擊過大狗至少三次,一次也是在臉上 一位護士小姐問我之後是否要送走小辛 我們該送走他嗎?我問自己,也問大狗... 老實說小辛的性格真的很特殊很古怪,像顆不定時炸彈一般 小小玩耍似的抓傷或咬傷我不care 偶爾不曉得什麼原因愛在床上沙發上亂撒尿我也不care 可是為什麼要攻擊人? 我知道他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 現在我還不確定到底應該對小辛怎麼辦 只知道,從今天起我應該暫時不會再讓他我同睡了 小辛,你到底在想什麼呢?? 你要我拿你怎麼辦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